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至爱功勋 > 142 那个小女孩是谁?

142 那个小女孩是谁?

私底下,总队长,那位给我们证婚的将军,亲自给“蝈蝈”下令:“一句话,要快如果不够快,段蒙生没抓住,你自己先累死了!如果不够快,你死了事你的孩子生下来,连爸爸都不能见上一面,事就大了!”

218年2月,上级正式命令“蝈蝈”率队追捕蒙段生,“蝈蝈”闻令,喜极而泣。那天晚上,他站在湄公河边,风吹芦苇,野旷天低,黑云压江,他摸出手机,拔出了那串刻在他手指上的手机号码。

回到昆明以后,我申领了一个新的手机号码,这个号码,只有谢晓兰、阿香当然还有袁姐知道。我知道,袁姐一定把我这个新号码通知了“蝈蝈”,在无边的暗夜里,在吐血的时候,在医院的病床上,在无尽的自责中,我想,我亲爱的“蝈蝈”一定在心里,已经无数次地拨出过我的这个号码。

那时,我腹中的宝宝已经4个月了,腹部的隆起已经比较明显。我已经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小宝宝在我腹中的运动,我甚至可以想象小宝宝侧着身子睡觉的样子,想象小宝宝伸懒腰的样子,想象小宝宝打哈欠的样子。谢晓兰悉心照料我,上查找各种与怀孕有关的保健知识和食品,乐呵呵地给我做很多好吃的,我的体重迅增加,不得不抱怨:“妈,你把我喂成个胖子,蝈蝈回来不要我了。”

谢晓兰一瞪眼:“他敢!”

“蝈蝈”使用的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,手机震动时,我看了一眼,就挂了。我以为那个电话,是各种骗子随机打来的。

紧接着,我的手机出收到短信的“嘀嘀”声。我的心脏猝然抽搐了一下,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肚子里的宝宝也伸了小胳膊,捅了捅我的肚子,用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说:“妈妈,快看!”

我点开“短信息”图标,手机屏幕上跳出一行文字:“解开我,神秘的等待。”

这是神话的第一句歌词,我刹时心跳如鼓,我腹中的宝宝似乎也欢欣鼓舞手舞足蹈。我亲爱的“蝈蝈”给我打电话了,他让我“解开他神秘的等待!”

我不知道刚才打进来的那个号码是不是一个虚拟号,我不敢给他拨回去,怕打不通,也怕他再次打进来的时候占线。

1秒钟的等待,我觉得比一辈子还要漫长,就连我肚子里的宝宝,刹时也屏住了呼吸。

我的手机再次震动,我就像在“蝈蝈”的大腿上掐了一把那般,摁下接听图标。

“你怎么可以给我打电话了?”我张口就问。

“蝈蝈”轻描淡写地说:“想你了呗,想宝宝了呗。”

“你回来了?”我追问道。

“暂时还没有,不过应该快了。”“蝈蝈”的声音约略有些迟疑。

“那就是”我本想问:“案子结了?”但是我硬生生地把话收回来,我们不可以在手机上谈论任何与任务有关的事情,这是铁律。

没想到,“蝈蝈”居然一声轻笑:“你是想问我,案子是不是结了吧?还没有,老家伙还没有找到,我得继续找,找到为止。”

我大吃一惊,他,我亲爱的“蝈蝈”,老警察,老卧底,情报处副处长,他怎么能连这种常识都忘了,竟然在手机上说案子,说抓人?

“你怎么啦?”我恍然产生了某种错觉,我亲爱的“蝈蝈”是不是落到了毒贩手里,毒贩逼着他给我打电话,一把冷冰冰的枪口,正顶住他的后脑勺?

“我没事,一切都很好。我这样说话,粒粒你一定很奇怪。没什么可奇怪的,很快,整个东南亚都会知道,我在找他,找这个老家伙!现在,他在暗处,我在明处,我不怕他。他是钻进地洞的老鼠,我们是一群抓他的猫,明目张胆!我不怕他来找我,我就怕他不来找我。”

上级批准“蝈蝈”继续追捕段蒙生,他难掩内心的激动,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段话。

“不说这些了”“蝈蝈”轻笑:“妈妈还好吗?宝宝还好吗?”

我连声说:“都好都好,你的身体怎么样?还咳嗽吗?”

那时邓佳尚未归来,我还不知道“蝈蝈”吐血住院的事情。

“我的身体好得很!我不担心我的身体,我担心的是他的身体,不要让我还没有抓到他,他就嗝屁了!”“蝈蝈”在电话那头一声轻笑。

“对了”,“蝈蝈”说:“从现在起,有事找我,尽管打这个号码好了。”

我满怀疑狐,又不便深问,连声说:“好的好的,要不要跟妈妈说几句话?她可是担心死你了?”

“蝈蝈”依然轻笑:“妈妈?叫得挺自然嘛!她休息了吧?今晚就算了。明天,你让她打我这个号码吧!”

通话结束,非常奇怪,我不是满心甜蜜,反而惴惴不安。太反常,这太反常了,我亲爱的“蝈蝈”,一个正在追捕毒枭的秘密侦察员,竟然给家人打电话,还说家人也可以给他打电话,他,到底想干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