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一品修仙 > 第一零二九章 送府君往生,牙印还在(完)

第一零二九章 送府君往生,牙印还在(完)

太-悠悠小说щww.

看着嬴帝数度哽咽,想要相拥,又莫名有些不敢上前的样子,秦阳会心一笑,默默离开。/

虽然嬴帝这幅样子,跟他印象里的嬴帝相比,的确是有那么点掉逼格,可他却感觉这样似乎才更像一个人了。

完成了交易,秦阳没有继续当电灯泡招人烦,迈着轻快的步伐,游走在亡者之界。

亡者之界还在演化,等到彻底停下的那一天,恐怕还需要很久很久。

自从出现了天帝,代天行道者,再加上秦阳将故事书拿出来过一次,亡者之界的规则,愈发趋于稳定。

如今秦阳想要做什么影响不小的设定,再加私货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秦阳也没什么好加的,全部都做完了,未来就没事干了。

重新来到亡者之界尽头,那片无垠的死去的世界,各种纷争还在继续,这是永恒的旋律。

去那颗灰色的大日看了看,灰日已经不见了,想来是已经能够彻底走出来了。

酆都大帝分化出了十个,如今酆都大帝成就天帝,按理说,这是个家伙,也是能够跟着一起鸡犬升天,但暂时也没看到什么变化。

他们应该也不会想要去当神祇了吧,小神祇没什么意思,大神祇对于绝大多数生灵来说,跟自杀没什么区别。

神道至强的同时,却也跟废了差不多。

不过想到自己搞废太一的方法,秦阳想了想,这事要是说出去,故事书也被人所知的话,未来说不定还会有麻烦。

未必有人敢来找他的麻烦,但止不住可能有失了智的家伙,去找他身边人的麻烦。

思来想去,秦阳再次取出塑料黑剑,剑翼上的黑凤凰展翅,双目上各有一颗先天虫壳所化的眼球亮起,双翼与尾翎上,还有五颗先天虫壳,如同珠宝点缀。

秦阳从自己的脑海中抽出一丝念头,一剑斩出。

他解决太一的那段记忆,便被直接斩出,化作一个光球。

而剑光盘旋在光球周围,仿若在一瞬间,斩过了无数人,所有跟秦阳这一段记忆重叠的记忆,无论是谁的,都被一起斩出,全部融入到面前的光球里。

那一段历史,被彻底割裂出来,化作一个光球,被秦阳储藏起来。

这是之前小说家的反应,给秦阳提了个醒,站的太高,功绩太高,未必是什么好事。

更别说,他其实并不算是这个世界的人。

算下来,从他来到这个世界,已经过去了至少三千年了,这么久了,他也不打算离开,除非哪天真的腻了,再试试能不能成仙,离开这片大宇宙,去新的地方探险。

所以,有任何隐患,哪怕问题不大,也还是将矛盾提前扼杀吧,至少以后会过的没有那么多麻烦。

思来想去,秦阳又是一剑斩出,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,都斩出,化作一颗颗光球,以光球为引,将历史也斩出。

这一次的动作太大,又牵扯到历史,秦阳便看到,时光之河在他的眼中浮现。

他看到过去,有一把透明的剑,斩出了一击,任何想要借助时光之河回到过去的,都要先吃这一剑。

那一击上蕴含的韵律,蕴含的道,只是稍稍感受一下,秦阳便觉得受益匪浅,下一次再挥动塑料黑剑的时候,可能会更强,玄妙更深。

秦阳知道,这是天尊留下的。

天尊斩断了过去,他斩断过去的那一剑,便永远的留在了过去,所有生灵的上一刻,便都是过去。

而向着未来望去,一口魔气森森的黑棺材,遮天蔽日,仿若将整个未来都埋葬。

秦阳看到,那口黑棺材的棺材盖,缓缓的打开,首先映入眼帘的,便是两颗眼球,棺材盖上,搭着一双手臂。

这应该就是蒙师叔的眼球,被埋葬在未来了,而那双手臂,想来是因为根本没有探向未来,才只是丢在了时光之河。

秦阳躬身一拜,敬天尊,敬魔尊,没有这两位巨巨佬铺路,这个时代的人族,也不可能解决三天帝。

本来他修的一字诀,心理上还是感觉跟天尊更近一点,但看到那口魔气森森的黑棺材,跟魔尊的亲切感,瞬间就上来了。

就像他看棺材铺的秦老板很顺眼一样。

“前辈,晚辈无意改变过去或者未来,我只希望立足于现在,过好现在即可,只是为了避开点麻烦,才斩去了一些跟我有关的记忆而已。

恩,我没有斩去历史。

所以,现在我想拿回我蒙师叔的双臂,这个不在过去,也不在未来,应该没问题吧?”

秦阳探出手,将蒙毅的双臂抓了回来,时光之河微微泛起一丝涟漪,然而,秦阳却立足于现在,岿然不动。

当那双臂拿回来的瞬间,便消失在秦阳手中,遥在生者之界的蒙毅,空荡荡的双肩下,双臂无声无息的出现了。

至于蒙毅被葬在黑棺材里的双眼,秦阳暗叹一声,这个他是真的有心无力了。

那双眼睛,看起来近在眼前,但已经被埋葬在未来。

他永远都不可能,在现在这一刻,拿到下一刻的东西,哪怕只是一瞬,那也是插手未来了。

只是稍稍感受了一下那口魔气森森的黑棺材,秦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那口黑棺材,存在于时光之河里已经无数年了,早已经是时光之河的一部分,他要是想要硬拿,就等同于正面对抗时光之河加上魔尊留下的黑棺。

死可能不会死,大概率他会永远的离开现在,而去了下一瞬的未来,永远被困在那里,跟现在彻底割裂开来。

惹不起,惹不起。

秦阳再次揖手一礼,时光之河渐渐的在他眼中消失不见。

说起来,蒙师叔是真的牛逼,他能看到自己,想来也是因为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的原因。

在还没那么强的时候,窥视未来,却没被葬入那口黑棺材里,可能也是因为魔尊留下过什么后手,可以手下留情一点。

但无论怎么样,也不影响蒙师叔的牛逼,普天之下,往前数两个时代,独一份的牛逼。

转身准备折返,秦阳忽然感觉到了大嘴的力量波动。

他的身上已经出现神性,这是受到酆都大帝天然影响带来的。

估计要不了多久,他可能也会成为神祇。

也好,酆都大帝分化出的十个家伙,形态各异,性情各异,若是能成为神祇,反而是一种约束。

既然如此……

秦阳想到酆都大帝临走前,将上古地府托付给了他。

秦阳自己实在是懒,要管理偌大的上古地府,而且注定会越来越大,他就是天天坐班,怕是也精力不够。

秦阳一步跨出,来到大嘴所在的地方,他正在跟人打架,嘴巴大,喷起人来,都够劲。

秦阳感受着大嘴身上的神性,口中轻声一喝。

“敕封,大嘴为上古地府十殿阎王之一,封阎罗王。”

伴随着秦阳的敕封,再加上酆都大帝、上古地府的影响,大嘴的体内的神性,仿若得到了滋养,不断的壮大。

转瞬之后,他摇身一晃,化作一个浓眉大眼大嘴巴的人形生灵,身穿黑色的长袍,头戴黑铁冠。

“酆都大帝牺牲了,但他却依然还在,他的名字,不应该被人忘记。

他依然是上古地府的大帝,只不过他不会在插手管理而已。

你们乃是酆都大帝分化而出,按理说,是天帝麾下的十员大将,将你们封王,代替酆都大帝,管理上古地府,也算是合情合理。

十个人,轮着来做头把交椅,互相掣肘,也挺好。”

秦阳没急着封其他人,心里却舒服了,终于不用来上班了,他现在到底还是上古地府里说的算的人,还有谁能比这十个家伙更合适的么?

而且,酆都大帝证道天帝之位,这也是他们本来就应该得到的。

十个人,性情各异,不一条心,反而更好,再加上酆都大帝压着,平衡便会一直存在下去。

大嘴看着自己的样子,有些欣喜,他听到了那个声音,自然而然的认为,是酆都大帝证道天帝之后,来敕封他们了。

跟以前的天帝不一样,他们十个,本来就来自于酆都大帝。

秦阳也没露面,就先让大嘴去干一届吧。

开开心心的离开亡者之界,到了生死间,便见府君已经在这里等着了。

“事情结束了,送我去往生吧。”

“活着不好么?”

“我不想这样活着,我想真正的做一次人,一个会死的人。”府君很执着。

“行吧……”

带着府君直接来到亡者之界,在府君踏入亡者之界的瞬间,他便生机绝灭,可是他脸上却带着难以掩饰的欣喜。

在外面,他哪怕被砍成碎片,化作飞灰,也依然不会死,有些人觉得这挺好。

但府君觉得,这是在时时刻刻提醒他,他只是一段信息,只是秦阳的一个游戏角色。

一个不算是人,连生灵都算不上的东西。

他布局追逐死亡,如今终于得偿所愿。

借助一个真正的死亡的大世界,他终于进入了死亡状态。

而现在,他若是灰飞烟灭,便会彻底死去。

“把我的记忆也抹去吧,我要真正的从一个人开始。”

“……”这种要求,秦阳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“按照程序,你得留下生平,这是你存在过的痕迹。”

“不留不行么?”